2022 年 08 月 10 日 星期三
新闻搜索:
您当前的位置 : 南海网  >  万宁新闻网  >  万宁新闻

万宁:打通戒毒人员回归“最后一公里”

南海网 http://www.hinews.cn 时间:2022-06-26 08:17 来源:海南日报 作者:惠宁

  健康人生 绿色无毒——2022年“6·26”国际禁毒日

  一旦染上毒品,将给一个家庭带来深刻的影响。万宁市从2018年起建立了一支约百人的禁毒专干队伍,他们的任务就是防范辖区新增吸毒人员,管控遏制戒毒出所的“吸毒仔”复吸毒品,帮助他们真正摆脱毒品的控制,回归社会,就业生活。

  “复吸率降至历史最低点。万宁市强制戒毒所人员越来越少。”截至2022年5月底,万宁全市复吸被强制隔离戒毒43人,为2019年底复吸人数的4.68%;吸毒新增人员控制成效明显,2017年全市新增吸毒人员402人,到2021年这个数字降为23人。全市现有吸毒人员直线下降,2020年初至今年5月底,减少2460人,降至1710人。

  “吸毒人员控增量、减存量效果显著,离不开全市禁毒专干的无缝对接帮教工作。”万宁市公安局禁毒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。

  从重灾村到平安社区

  万宁市万城镇群庄村情况比较复杂,村里曾有一个石场,外来务工人也多,毒品在这个村曾经一度猖狂,500多户人家的村庄,就曾有59个人吸毒。

  2018年7月,万宁市成立了首批禁毒专干队伍,建立起以禁毒专干为主体,“智能平台+六体一体+禁毒网格”点线面责任管理机制,按照吸毒康复人员30:1的比例,配备全市禁毒专干,划分责任区,让每一名社区戒毒(康复)人员都有禁毒专干去管理、去帮教和帮扶。

禁毒专干文学给学生讲解禁毒知识。受访者供图

  2018年7月16日,文学应聘入职成为一名负责禁毒专干,群庄村是他负责的网格区之一。文学工作的第一步就是弄清底数。4年前,他在村干部顾春圣陪同下首次入村接触吸毒人员的情形仍清晰如昨。“在村口的小店,顾大(化名)和顾二(化名)在喝酒。我们询问他们有没有按时尿检等相关情况,他们言语粗暴,还用刀子威胁我们。”文学说。

  顾二吸毒后,妻子和他离了婚。他从强制戒毒所回来后,每天光着膀子睡在村里的足球场上,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。“吸过毒的人容易自暴自弃,要慢慢获得他们的信任。”禁毒专干日常工作是组织社区戒毒(康复)人员进行定期尿检、毛发检测和帮扶。文学逐一走访社区戒毒(康复)人员家庭,登记信息,诚心诚意和他们聊天。

  慢慢地,顾二和文学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。顾二戒断毒瘾3年后,到上海打工,当了一名快递员。

  曾是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组督导禁毒工作的群庄村,从禁毒专干上岗以来,将近四年间,村里无一人复吸,无一新增人员吸毒,无一起社区戒毒(康复)人员违法犯罪。如顾二一样,戒断三年成功开启新生活的人员达到43人。

  每个禁毒专干都有故事

  在万宁礼纪镇为社区戒毒(康复)人员服务的“海岸线驿站”,活跃着一群年轻人,他们是2021年2月入职的大学生禁毒专干。

  郑日旺2020年从海南政法职业学院毕业,作为万宁本地人,愿意从事禁毒专干这一行,他说是想为一度“毒情严重”的家乡做点贡献。没接触“吸毒仔”前,他认为他们什么都干得出来,接触这个群体后,他深深感到“吸毒仔”也是受害者。

  然而郑日旺的工作开展得并不容易。村里有名因吸毒感染上艾滋病的社区戒毒(康复)大叔,起初见到郑日旺时,认为郑日旺是“小毛孩”,不愿意接受他的管理。

  而郑日旺听说大叔“因为吸毒染上艾滋病,搬出了村庄,用木板搭起了一间小屋。大叔的父母为了陪他也住进了小屋,大叔为避免将病情传染给父母,独自借住在村委会办公楼”的事情后,便力所能及地帮助这个家庭。但凡有给困难家庭送温暖的活动,郑日旺总是第一个先想到大叔。

  相处了3个月后的某一天,大叔进行尿检时见到郑日旺,突然大喊一声“旺哥”。“我感到很惊讶,随即便是惊喜。那是一种工作被认可的感觉。”郑日旺说。

郑日旺(中)到社区戒毒(康复)人员家中走访。受访者供图

  礼纪镇每一个大学生禁毒专干都有自己的工作故事,他们正以朝气蓬勃的精神去影响社区戒毒(康复)人员。

  “村民发自内心感谢我们”

  6月21日中午,万宁市和乐镇乐群村,成功戒断三年的小林和妻子小王正坐在家中看央视12频道法治节目。

  小林这两年的变化,街坊邻居可都看在眼里。“他现在很勤快,整天为家里奔波。村民现在都说我嫁得好呢。”小王说。

  36岁的小林是在2021年结的婚。他曾经是几进强制戒毒所的人员。如今洗心革面,彻底开始了新生活。乐群村是小海周边最大的村庄,他每天不知疲倦地去小海里捕鱼,还在政府的帮扶下学电工、开挖机。

  面对自己的变化,他说要感谢村里的禁毒专干翁香和。

  和乐镇是万宁经济和人口大镇,该镇禁毒办主任翁文良介绍,过去吸毒人员从强制戒毒所出来,作为社区戒毒(康复)人员交由村委会或居委会管理,由于经费短缺及无专人管理,实际上存在着“最后一公里”管理盲区。禁毒专干的出现补上了这一短板,压实了责任。

  翁香和在禁毒专干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年。4年间,乐群村无新增人员吸毒,无复吸,70多个社区戒毒(康复)人员中,有30多人已经戒断三年彻底回归社会,戒断但未满三年人员还有43人,这43人中绝大多数都有工作做,能自力更生。

  由于翁香和自己就是乐群本村人,村民会主动向他透露信息,他便能及时提醒社区戒毒(康复)人员。

  “这几年,喝上好几位戒毒康复人员的喜酒了。”翁香和说,“村民们也赞赏我的职业,发自内心感谢我们。”这让他看到了自己工作的价值。

  (撰文/惠宁)

责任编辑:方诗颖
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966123